首页 > 最新小说 > 父亲背儿子遗体回家:别把他丢在废墟里

堪培拉的风88


广场舞视频大全

(此文揭晓于2008年5月)

原文题目:回家

5月19日的天下悲悼日,一家人以为也应该做点什么。

村子里找不到旗杆,也没有国旗,他们便在帐篷边竖起一根竹竿,在竹竿的中部捆上一块红布,就算是下半旗了。天天下战书的2时28分,这户农民就在旗杆下站上一会儿,用自己的方式,来表达对死难者的悲悼。

偶然有微风吹来,这块微微发抖的红布,和天蓝色的帐篷布,组成了山坡上的一缕亮色。

《中国青年报·冰点》记者 林天宏/文 贺延光/摄

男子背罹难儿子遗体回家

1在前往地震重灾区映秀镇的山路上,我第一次遇见了程林祥。

那是5月15日下战书约莫2点钟的时间,距离5·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已近3天。大规模的山体滑坡和泥石流,摧毁了通往映秀镇的公路和通讯,没有人知道镇子里的情形事实怎么样。我们只能追随着救援职员,沿山路徒步往里走。

那已经不能称之为“路”了。连日的大雨,把山路酿成了沼泽地,每踩一步,泰半只脚都市陷进泥浆里。无数从山上滚落的磨盘大的石头,在人们眼前堆成一座座小山。

救援者险些每人都背着30斤重的救援物品,在烂泥浆和乱石堆中穿行。他们一边要逃避山上不时滚下的足球巨细的碎石,一边要防止一脚踏空。在脚边十余米深的地方,就是湍急的岷江。那是雪山融化后流下的雪水,当地人说,即即是大炎天,一小我私家掉下去,“五分钟就冻得没救了。”

沿途,随处是三五成群从映秀镇逃出来的灾民。他们行色急忙,脸上多数带着惊骇和伤心的神情。这时,我瞥见一个背着人的中年男子,朝我们走来。

这是一个身段瘦小、略有些卷发的男子,面部心情看上去还算清静。背上的人,身段显着要比背他的男子高峻,两条腿不时拖在地面上。他头上裹一块薄毯,看不清脸,身上穿着一套洁净的白色校服。

偕行的一个医生想上去帮助,但这个男子愣住,朝他微微摆了摆手。“不用了。”他说,“他是我儿子,死了。”

在简短的对话中,这个男子告诉我们,他叫程林祥,家在离映秀镇约莫25公里的水磨镇上。他背上的人,是他的大儿子程磊,在映秀镇漩口中学读高一。地震后,程林祥赶到学校,扒开废墟,找到了程磊的遗体。于是,他决议把儿子背回去,让他在家里最后过一夜。

紧跟程林祥的,是他的妻子刘志珍。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捡来两根树干,用力地拿石头砸掉树干上的枝杈,然后往上缠布条,制造出一个简陋的担架。在整个历程中,她始终一言不发,只是有时间略显急躁地骂自己的丈夫:“说什么说!快过来帮助!”

担架整理好后,伉俪俩把程磊的遗体放了上去。可担架太沉,他们抬不上肩膀,我们赶快上去帮助。

“谢谢你。”她看了看我,轻声说道。原本生硬的眼神,突然间闪现出一丝柔软。

在那一刻,我的心像被什么工具狠狠揪了一下。

由于急着往映秀镇赶,我不能和他们过多交流。望着伉俪二人抬着担架,深一脚浅一脚离去的背影,想到这一带危急四伏的山路,我决议,从映秀镇回来后,就去找他们。

25月16日,我从映秀镇回到成都。从那天最先,一直到21日,每隔几小时,我就会拨一次程林祥给我留下的手机号码,但话筒那里传来的,始终是关机的信号。

5月21日上午10时,在竣事了其他采访后,我和摄影记者贺延光商定,开车前往水磨镇,去找寻这对伉俪。

从都江堰前往水磨镇的那段山路,已经被救援队伍清算过,委曲能够通车。但这几天,余震始终没有制止,路上又增添了几处新的塌方点,许多路段仅能容下一车通过的宽度,路旁不时可以看到被巨石砸毁的面目一新的种种车辆。去过老山前线的贺延光说,这些车就似乎“被炮弹击中了一样”。

路上,我们还经由了两处很长的隧道。地震给隧道造成了严重的破损,在车灯隐约的照射下,能看到岩穴顶部四处塌落,裸露在外的巨石和钢筋张牙舞爪。隧道内另有一些正在施工的大型车辆,回声隆隆,震得人耳膜发胀。

漆黑中,我突然间意识到,数天前,程林祥伉俪走的就是这条山路,抬着儿子的遗体回家。在周围一片漆黑的笼罩下,他们会是怎样一种伤心与绝望的心情?甚至,他们俩能够宁静抵家吗?

到水磨镇后,我才终于松了一口吻。

镇上的许多住民说,数天前,他们都看到过一对伉俪,抬着儿子的遗体经由这里,往山上去了。但他们不熟悉这对伉俪,也不知道他们住在那里。

水磨镇派出所的一位警员说,原来,他们可以通过天下联网的户籍档案,查到程林祥的住址。但现在,镇上没有电,网络也不通,没有措施资助我们。

程林祥没有给我们留下详细地址,但在之前简短的对话中,他曾告诉我们,他的二儿子程勇,在水磨中学上初中。

果真,水磨中学的许多先生都熟悉程磊和程勇。他们告诉我们,程林祥的家,就在小镇外山上几里地的连山坡村。

和映秀镇比,地震给这个小镇带来的破损不算太严重,两旁另有不少比力完整的衡宇。前方的路已经不能通车,我和贺延光战战兢兢地穿过全是砖块和瓦砾的街道,沿途探询前往连山坡村的门路。

3下战书3时许,在山下的一个救灾帐篷前,我们终于找到了程磊的母亲刘志珍。

刘志珍已经不太认得我们了。但当我们告诉她,那天在映秀镇的山路上,是我们帮她把担架抬上肩膀时,她原本生疏的眼神,一下子变得热切起来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她最先不住地向我们致歉。由于她以为,那天在山路上,她对我们很冷漠,“有些不够礼貌。”

这天下战书,有队伍把救灾的粮食运到镇上,她和程林祥下山去背米。老程已经先回山了,她听村子里的邻人们说,都江堰有许多孤儿,便聚在这个帐篷前,探讨起收养孤儿的事情。

“这几天,我心里空荡荡的。”在带我们回家的山路上,这个刚失去爱子的母亲边走边说,“有人劝我再生一个,可我以为,这也是铺张国家的资源。不如领养一个孤儿,然后像对程磊一样,好好看待他。”

我们都缄默沉静了,着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能随着她,沿着泥泞的山路往上走。

程林祥的家,在连山坡村的半山腰上,一座贴着白瓷砖简陋的三层小楼。这本是一个四世同堂的各人庭,程磊96岁的曾祖母还健在,爷爷奶奶还能下地干农活。这对只有初中文化的匹俦,原本在镇上的一个修建公司打工,他们每个月收入的一半,都要用来供养两个孩子上学。

程林祥还认得我们。“我们家盖屋子,没和别人借一分钱。”他颇有点自满地说。而更让他自满的是,两个儿子都很懂事,在学校的结果也都不错,前一阵时间,他还在和妻子探讨着外出打工,为兄弟俩筹措上大学的学费。

但现在,一场大地震之后,原本洋溢在这个家庭里的圆满的快乐,永远地消逝了。

4地震发生的时间,程林祥匹俦都在镇上的工地里干活。一阵地震山摇之后,镇上的一些屋子最先垮塌,伉俪俩冒着不停的余震,往家里跑。

家里的屋子还算无恙,老人们也没受伤,没多久,在水磨中学上课的二儿子程勇也赶抵家里。他告诉怙恃,教学楼只是晃了几下,碎了几块玻璃,同砚们都没事。

伉俪俩松了一口吻,他们并不清晰刚刚的地震意味着什么。程林祥甚至以为,远在映秀念书的程磊“最多就是被砖头砸了一下,能有什么大事呢”。

但从外面回来的邻人们,陆续带回了并不乐观的新闻。镇上的衡宇垮了一泰半,通往外界的公路被山上滚下的巨石堵住了。村子活了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说,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“这么大的消息”。

在连续不停的余震中,伉俪俩忐忑不安地过了一夜,13日早上7时,他们冒着大雨,前往映秀镇的漩口中学,寻找在那里读高一的大儿子程磊。

通往映秀镇的门路,已经被连夜的山体滑坡摧毁,许多救援队伍正在徒步赶往这个和外界失去联系的小镇,伉俪俩随着队伍一起小跑,上午11点钟,他们赶到了映秀镇。

可出现在这对满怀希望的伉俪眼前的,却是一幅末日情形。

程磊就读的漩口中学,位于镇子的路口。此时,这座原本6层的教学楼,已经坍塌了一泰半,程磊所处4层课堂的谁人位置,早已不存在了。

整个镇子酿成一片瓦砾场。幸存下来的人们,满脸恐慌的心情,四处奔走呼唤,救人的声音此起彼伏。连夜徒步几十里山路,刚刚赶到的搜救队伍,都来不及喝一口水,就投入到了救援中。

伉俪俩穿过人群,来到了漩口中学前。逃出来的孩子们,在先生的资助下搭建了一些简陋的窝棚。他们找遍了窝棚,只遇到程磊班上的十几个同砚,他们都没有瞥见程磊。其中一个同砚告诉程林祥,地震前,他还瞥见程磊在课堂里看书。

那一瞬间,伉俪俩以为似乎“天塌了”。

他们发狂一样地冲上了废墟,翻捡起砖块和碎水泥板,用双手挖着废墟上的土,十指鲜血淋漓,残存的楼体上坠落下的砖块,不时砸落在身边,他们却毫无感受。

0kKs8du Gu2SUghx cUYORQ l3bRmiE n6vxtRd SgcadnmX dxpI1h NbJnstfp GBX4Ce2 drKD1Y

这可把那张万年和尼古拉给吓到了,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叶扬的力量竟然会突然增加了数倍。

编辑:平石北

发布:2018-05-25 09:50:12

当前文章:http://52027.92wuqu.com/h7vd9.html

瘦肚子的最快方法运动 金津婚纱礼服 月华剑士2金手指 拐个皇子当小妾 惠蒙网 押寨小王妃